梅昌胜:“关于文艺批评,我该出手了!”

2018-01-26 17:40 来源:戏曲宝 作者:戏小二
     “云梦泽畔老郎庙,优孟衣冠青史名。何当秉承师祖志,不负知己不负卿。”大型汉剧《优孟衣冠》以优孟与楚庄王的故事为蓝本,再现了一段风云变幻的楚史,展现出了楚文化的艺术和魅力。
       剧情简介:有一个叫孟的杂戏的艺人常以谈笑旁敲侧击地劝说楚王。楚相孙叔敖死后,儿子很穷,孟就穿戴了孙叔敖的衣冠去见楚庄王,神态和孙叔敖一模一样。庄王以为孙叔敖复生,让他做宰相。孟以孙叔敖的儿子很穷为辞,并趁机对楚王进行规劝,庄王终于封了孙叔敖的儿子。后来就用"优孟衣冠"比喻假装古人或模仿他人。
 
《优孟衣冠》的现实观照
作者:梅昌胜

 
       一部体现荆楚文化特征的汉剧《优孟衣冠》,以其强烈的符号抽象,艺术地铺设了感受荆楚文化丰饶且润泽的灵动通道,使观赏者不由自主地启动了对具有神秘色彩的荆楚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人文景致的向往。这就是笔者通过艺术审美体验后的感受。久违了,大荆州——汉剧沃土的汉剧新创作品;久违了,曾经声名活跃的荆州艺术剧院的艺伶身影!好几代艺术家的啊。近几年,幸遇文化新理念锄犁耕耘,优秀传统文化的种植已经铺开,荆州,作为荆楚文化的圣地,必将引发文化生态的春暖花开。
 
汉剧《优孟衣冠》剧照
 
      久违相见,顿然惊叹。一部戏曲作品的创作,凝聚着众多的艰辛历程,它总是用创造结果的审美意味,驱散创作过程中的辛酸滋味,这就是艺术创作群体的情怀境界。诚然,笔者既感惊叹,必有叹之之理,抛开辛酸滋味,那就来议论一下汉剧《优孟衣冠》审美意味。看戏间,笔者后排有两位绝非戏迷(他们还没弄清当下看的是京剧还是汉剧)的普通观众边看边议,“要是我们领导来看戏就好了,楚庄王几亲和呀……我们领导要是听大家的建议,单位决不会‘稀烂’成这个样……”两位观众的议论至少入了戏,产生了我们常说的“共鸣效应”。显然,这部剧在观众兴致勃勃的热烈掌声中,裁定了剧场审美结局的完美,为该剧在创新传统的艺术追求上奠定了步入成功的坚实基础。

      因何产生共鸣?坚实基础在哪里?笔者认为汉剧《优孟衣冠》起码有两点意味值得我们研磨。
 
      一是悦目赏心为导向。艺术创作的过程往往从赏心悦目的程序中进行。初始,呕心沥血思考表现什么,然后,绞尽脑汁思考怎么表现。依据这种痛定思痛及喜怒哀乐的程序往复,无非就是为了创作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达到高度的统一。而艺术欣赏,在陌生相遇的观赏中,通常都是从悦目赏心的程序——从形式感中进入内容的情感体验来完成艺术审美的。汉剧《优孟衣冠》在编剧柳隐溪、导演陈兴旺、作曲陈受新、舞美设计田少鹏、舞蹈编导汪斌、服装设计周熔、灯光设计陈晓波等主创团队的综合编织下,为推进戏剧情节和戏剧冲突,营造了诱人入境的视听气场。

      导演的设戏布局,干净利落;叙事张合,行云流水。在调动戏剧性综合手段的表达中,紧扣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在跌宕起伏、丰富多彩的舞台呈现中,强烈体现出中国优秀传统戏曲理论所倡导的“以歌舞演故事”的美学特征。

      汉剧曲牌的展开与发展,流泛出作曲家强烈的时代感。在全剧的音乐上,魂音不散,依字行腔、行腔抒怀,让人聆听品味,绕耳缠绵。

      戏曲音乐的创新与发展是个艰巨的任务,戏可通演,曲难辩唱。要想继承中国戏曲种类的发展,戏曲音乐首当其冲,生死攸关。欣慰汉剧《优孟衣冠》的曲作者,透映着一种执著和情怀,让我们从汉剧《优孟衣冠》的音乐流淌中听到了时代的勃勃生机。

     二是当代观照渗戏中。汉剧《优孟衣冠》讲的是历史,但作为艺术创造,历史只是一个通达人心的载体或桥梁。毕竟,艺术也是人类交流思想情感的卓越方式,所以,必须要有通达古今的人文观照才具有意义。

     《优孟衣冠》有感于《史记·滑稽列传》:“楚相孙叔敖死,优孟着孙叔敖衣冠,摹仿其神态动作,楚庄王及左右不能辨,以为孙叔敖复生。”

     创作者与历史碰撞的心路纠结是怎样的,笔者不可能感知,但呈现出的表达意味的倾向性是可以感悟的。至少,创作者从《史记》的寥寥勾勒中领悟到了什么,于是,从研学采撷中觉悟出活生生的现实观照,通过以史为媒,艺术地架构了《优孟衣冠》的现实意义。

     主线贯穿主人翁优孟与楚庄王的相遇相知,其全剧戏剧行动的设置丰富多彩,从刻画人物的情节、细节中,如“楚王登基,即临挟持……”“权谋相争,殃及苍生……”“优孟位卑,却心智超人,熟世怜爱;用艺通心,借艺启智……”“主辅相助共尽力,红绿衬映各显辉……”“优伶之辈重信情……”等等,把人物有逻辑有意味地推向了立意的中心,同时,更难得的是把这部戏的思想寓意推进到今天观众的脑海,让人们的思想情感涌现出针砭时弊的联想和思考。例如,剧中渗透出的核心意味,“礼贤下士”之寓意,不正是与我们目前为官执政中出现的官僚主义现象有某种观照吗?古代的楚王都能做到礼贤下士联系群众,现代文明时代的执政官员难道不应该对官僚主义的工作作风作一番风险性思考吗?

     这就是这部历史戏的现实观照,也是中国艺术创作必须提倡的思想素质和责任担当。

(作者系湖北省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编导,现居武汉)
文章转载自荆州日报

 
作者介绍
      梅昌胜,1959年出生,湖北省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编导,湖北省演艺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湖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民间舞的编创与教学工作,大型民族舞剧《荷花赋》获文化部“文华新剧目奖”、创作舞蹈《碟子的心声》、《快板劲舞—特快专递》分获全国“群星奖”舞蹈比赛“金奖”、“银奖”。他擅长挖掘本土文化素材,彰显湖北特色、中国气派。
      1997年,编导的大型民族舞剧《荷花赋》,荣获“文华新剧目奖”、“文华编导奖”。
      2001年,受邀担任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总导演。
      2002年、2003年担任央视“春晚”特约舞蹈总监。
      2007年,担任“八艺节”开幕式总导演,执导的音乐剧《大三峡》荣获“文华剧目奖”。
      2008年,编导的《秭归花鼓舞》代表湖北参加北京奥运会。
     2010年“九艺节”上,执导的大型舞剧《王昭君》荣获“文华奖特别大奖”。
    2012年9月25日,在湖北省文联第九次文代会上当选湖北省文联副主席。